MAKINO

我是一只好猫。

旧文。

        半透明的白色帘子被外面来的风吹起来一角,露出傍晚五六点钟的阳光。他已经在这个办公室坐了接近十一个小时了。视频会议。查看报表。偶尔威胁威胁几个不识趣的人。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揉了揉脖子,终于把身子在皮制的黑色转椅上放得纵容了一些。这时候他看见一只狗站在他的办公桌前面。一只黑背,站得特别安静。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看着它,想了一会儿。
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了,你等等。”
        几分钟后他从里间出来,身上是一件粉色衬衫,刚刚换下的那件黑T恤已经叠好,搭在手臂上。他把T恤放到狗的背上,拍拍狗的脑袋。
        但狗没有动。
        他和它对视了一会儿。“难道你的主人想让我洗完了再送过去?”
        狗看着他,眨了眨眼。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有点无奈,他尽力让自己看上去很有耐心。“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 狗扯了扯他的裤脚。
        半个小时之后他开车去了黑眼镜的铺子。
……
        狗很熟练地去叩门。门开了。门里面黑眼镜做了个“HI”的手势。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在门口愣了一下,还是把踏到门槛上的脚收回去:“黑爷,狗我给您送到了。衣服在洗衣店里改日我再还。告辞。”
但黑眼镜摁住了他欲关门的那只手:“还请花儿爷不要和自个儿的伤过不去。”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笑了:“这种小事不必劳烦黑爷了,我会去医院处理的。”
       “诶,花儿爷,这话可不能这么说。瞎子我是和您有交情,医院那叫交易。”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想了想,觉得这句话挺有道理的,或者说,他让自己觉得这句话挺有道理的。
        他进了门。黑眼镜在他身后看着他,摸了摸狗的脑袋,对它做了一个“GOOD JOB”的手势。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