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INO

我是一只好猫。

旧文。
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坐在自家的沙发上,他喝了一点酒。他知道自己不能多喝,所以,就一点点,那么一点点宝石红的浅色液体在勃艮第杯里面晃……晃。
        他眯起眼睛又盯着酒杯看了看,然后把它放到一边的茶几上。他的房子里没有别人。
        也最好别有别人。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起身,去看狗。
        狗,又是狗,他挂掉突然响起的电话。
        脚底的黑背盯着他看了一会儿。“你的主人没有说过吗?这样盯着别人很不礼貌。”解雨臣关机,把手机扔到一边,把盘子递给黑背。
        他看着狗吃了一会儿东西,笑了一下:“这样就显得好多了。”这样就显得像一只狗了。盯?这个动作他不喜欢,一点也不。
       “零……”不远处的某个房间里响起手机铃,一声。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走过去。走过去需要十八秒,这个速度比较舒服。
       “零……”第二声,另一只手机。第一只继续响。
        四秒。
       “零……”第三声,第三只手机。前两只继续响。
        四秒。
       “零……”第四声,第四只手机。前三只继续响。
 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 扫了一眼前七只手机的来电显示,解雨臣接起了第八只手机。
        对方没有说话。他也没有说话。
       “花儿爷,这么晚还没到私人时间?”对方好像刚抽完烟,嗓子有点哑。
       “黑爷有事儿?”解雨臣这时看到了已经走到门边的狗。
       “嗯,和将军说说话。这儿无聊。”
       “黑爷应当清楚我的规矩。这八个号码,我暂且不追究你是如何拿到的。但你应该知道它们接收的只可能是公事。”
       “当然清楚,所以我猜想你还在忙公事。因为私人号码无人接听。”
       “和狗聊天显然是私事。规矩不能破。”
       “和一只身负重任的狗聊天呢?”对方似乎在笑。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没有说话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的狗从不会因为主人的任何行为影响自身的冷静。”陈述句。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这时抬起了食指,叩了叩手机壳。
        四秒。
        他蹲下来,感觉膝盖有些疼,于是干脆坐下。
        他把手机放到黑背耳边。
       “汪!”非常嘹亮的一声。解雨臣往旁边挪了挪,保持那只抓着手机的手,将原先撑地的手腾出来揉了揉离狗较近的那只耳朵。
        把这只狗带回家以来,最吵的一个晚上。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不知道黑瞎子在那头说了什么,事实上他也并不想知道。他正忙于应付被狗叫声闹得够戗的耳朵。
       “汪汪汪汪……”……“汪!”……“汪汪汪!”
        亏他把它天天白天牵到吴邪家特训,而吴家小三爷显然没有遗传到狗五爷一点点的训狗天赋。
       “汪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够了,他把手机收回来放到自己耳边。然后他听到手机那头清晰地传来“汪汪汪……”一听就是人声。
        自这套房建成以来,最吵的一个晚上。
        他还是把手机还给狗。
        不一会儿,狗不叫了,他收回手机。电话没有挂断。他听到那头有电视机里“雪花”出现时一样的“滋啦滋啦”声。
       “斗里信号差。”对方笑了笑。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