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INO

我是一只好猫。

旧文。

       “花儿爷这第一个问题够无趣。人我替你绑了,看是解家的伙计我就没杀,留着您问问。”男人腿上卧着的狗溜了下去,回到窝里小憩。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坐下来,从茶几下抽出一包烟,扔给对面的人一支,自己先点上火:“有劳黑爷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极少抽烟。抽烟嗓子不舒服。
        黑瞎子向他借了火:“我娶狗来了,没聘礼,没轿子,花儿爷看着嫁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一直很平静的脸上露出一个微笑:“你媳妇儿似乎觉得我给它支的窝不错。”
       对面的男人笑嘻嘻的:“花儿爷一句话,我连窝端走。”
       解雨臣抽了会儿烟,大约半根之后,他把烟一掐:“走吧。窝留着。”
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男人吹了声口哨,五秒后狗很乖顺地立在他脚边。
       男人也站起来,他的脸正对月光。解雨臣于是看到离他右眼极近的地方一道新的,难看的伤疤。
       “这些天将军多谢花儿爷照顾。”
       “小事。”解雨臣缓缓起身,一步一步去迎男人的背影:“黑爷慢走,不送了。”
       七分钟后,灯亮了,客厅空无一人。
       他扶了扶太阳穴,依稀记起刚刚在车上秀秀问过他:“小花哥哥,今儿也是你生日吧。”
       是。而且他今天收到的最好的礼物显然是。
       他咳了一声,觉得嗓子有些难受。
       吞了口温水,他继续在脑子里补完了刚刚的话。
       显然是,那狗出嫁了?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