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INO

我是一只好猫。

随记。

是雪天,所以凌晨一点的天空不是黑色,而是昏昏欲睡的橙色。呈一触即破的薄膜状。
解雨臣沿着街道一直走,把黑眼镜落在后面。半天不见人影。
这人总不会无聊到蹲在树上吓他。解雨臣这样想着,回过头打算寻人。
黑眼镜在五米开外逗猫,猫在雪地里绕着他撒欢儿。
解雨臣远远看着,等他。
那猫总也不走。
一点十一分。
解雨臣皱了皱眉,随手抓起一把雪团成雪球,瞄着黑眼镜头顶正上方的树枝丢过去。起先被雪压得沉甸甸的枝子刹那间轻松下来,扑簌簌落下一片白。
局部暴雪。猫受了惊,跑开了。黑眼镜笑着朝解雨臣走过来。
解雨臣低下头玩了一会儿手机。黑眼镜摘掉手套递过去,顺便瞅了一眼他的手机界面,“扑哧”一下笑出来:“照得真不怎么样。”
眼前人抬眸看了他一眼,收起手机,眼神清清亮亮像冬天的月光:“解家的规矩是不等人的。”
黑眼镜给他套上手套,说:“我的荣幸。”

评论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