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INO

我是一只好猫。

旧文。

        他忽然希望有一个人能给他念几篇《一千零一夜》的故事。
        现在是凌晨四点二十八分,近九十六个小时来解雨臣第一次合眼。他想听故事。
    《SNOOPY》是漫画,没法念。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想听《一千零一夜》。他隐约记得在不久前,看到一个母亲在给她的孩子念这本书,那个小孩仰着头的模样,像极了当年被二爷戏腔吸引的自己。
        想听,想听,想听,想听,想……
他的意识变得模糊,他阻止自己变得模糊。他睡着了。倦意没有容许他继续心心念念下去。
        天蒙蒙亮。已经出现了很瘦弱的阳光,在看似不远的尽头。
        房子里漆黑一片,窗帘拉得很严实,就像到处压着厚重的尘埃。
        唯一从窗帘的缝隙里逃出来的那缕阳光落脚在档案柜上,档案柜锁着。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手里攥着档案柜的钥匙。
       “零……”这时候他醒了,秘书很准时,早,五点三十分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