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INO

我是一只好猫。

旧文。

        闻言对面的人掏出根烟,点上。想了想又很快掐掉。他推开木窗:“花儿爷跟我大可以不用把礼数做的那么满。”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在迎面飘过来的风里站了会儿,开口:“听说黑爷铺子里有批新货?”
       “怎么?花儿爷想拿几件回去?”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闭上眼睛:“今儿没事,去逛逛。”
      “倒是难得的兴致。”黑眼镜笑出声来:“有个盒子不错,放从前的戏服。”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想了一会儿,忽然就极清晰地看到自家卧室隔间那个大楠木箱子在眼前缓缓打开,戏服已经有点泛黄了,倒是上面压着的金钗容颜不老。
        他睁开眼睛,面前的酒桌上杯子倒得七荤八素,远没了刚刚那一幕的清晰。解雨臣觉得头疼,懒得去分辨哪个是真:“那盒子就免了,看看别的吧。”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