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INO

我是一只好猫。

旧文。

        一阵引擎的轰鸣之后,整个停车场安静下来。
        已经废弃的停车场,伸手不见五指,墙皮稀稀拉拉地剥落,露出大面积浮肿的灰黄色。
        停车场外大雨。
        停车场内局部阵雨。地下稀薄的空气里含有被下渗的雨从各个角落里带出来的腐朽气味。
       “雨下大了。”黑暗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这是另一个男人,鼻音浓重似乎重感冒初愈。
       “我说花儿爷,你那伙计,靠谱么。”声音的主人这会儿开始玩打火机,耍得铁开关关合的声音“啪啪”直响。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看着眼前的那簇小火苗燃,灭,燃,灭,觉得烦躁。感冒没好完全,头还是重的。于是他挪开眼。
       “选的既然是那小子,结果好还是不好都是命。”他顿了一下,“倒是,黑爷什么时候也开始关心这种问题。”
       “怕花儿爷睡着了,不小心从上边掉下来。”火苗和黑暗的后面隐约显现一张笑脸。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摁了摁太阳穴,“这么点高度也摔不死。如果死了记得把我拾起来就好。”
       “哈哈,花儿爷心情不错啊。”那种肆意感还没来得及波及多远,被一声大喝打断了。接着一阵手忙脚乱的手电筒光乱射。
       “谁?”应该是个胖子保安,嗓门倒大喊声却又像是浮了一层膘。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抬手遮了一下眼睛。两个人都没有说话。
       “问话呢!是人是鬼应一声,这他娘就不敢了?!啊?!”明显的虚张声势。解雨臣懒得开口。
        下一秒一束光照到了他脸上,然后晃到了黑瞎子那里。
       “哎呦我╳,你TM龇着牙吓死老子了!”保安不知是气还是怕,光束抖了抖。“你俩干啥呢!”
       “聊天。”黑瞎子重新把腿盘好。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把黑色外套的帽子戴上:“被老婆赶出来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你俩?”保安狐疑,“嗯,我俩。”黑瞎子摆摆手:“女人极其麻烦。”
        保安显然有一个凶悍的老婆,因为他收起手电筒走了,临走时还叹了口气。但走了很远之后他也不大明白,为什么那两个男人要坐在那么奇怪的地方。
        半个小时之后,又是一阵引擎的轰鸣。
      “他回来了。”
      “嗯。”
        两个男人从两辆弃车的车顶上跳了下来。

评论

热度(1)